上一页下一页 发个笑话返回顶部
为您查找关键词 "站长" ,找到约0条结果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1、裤子改上衣,提拔使用;男装改女装,交流使用;袜子改帽子,一步上到顶;背心改胸罩,虽然是平调,位置很重要。

    2、一妇女向车站站长投诉:火车经过的时候我们家床都震动了!站长不信,亲自躺上去试,正巧丈夫回来,站长连忙解释道:“信不信由你,我在床上等火车。”

    3、有个文盲拿着字典查"山"字,翻了半天找不到,他突然看到"妇"字,便说:怪不得找不到你呢,原来你抱个女的在睡觉!

    4、诸葛亮每出战必羽扇纶巾坐四轮小车,一日遇敌,亮忽然当先冲向敌阵,众军士随后,敌军溃败后众人赞曰:军师神勇!亮叹曰:坡陡,刹车失灵也!

    5、秘籍:对单身妹妹,要始终争取;对于漂亮妹妹,要锲而不舍;对有夫之妇,要从未放弃;对十六岁以上女孩,要注意发掘;对小于十六的,要有战略性眼光。

    6、蜗牛饿得不行了,敲老鼠的门:给点吃的吧。老鼠一脚把蜗牛踹飞了。过了一年,老鼠又听到敲门声,一看,只见那只蜗牛气乎乎地骂道:你丫刚才凭啥踢我!

    7、“荧光屏上整晚只有一堆篝火!”丈夫对妻子抱怨道。“你少喝点酒吧!”妻子说,“电视机昨天就送去修理了,你看到的是壁炉!

    8、荒岛的海滩上,一个满脸胡子的人蹦跳着向经过附近海域的一条邮轮拼命挥手。船上一个旅客问船长他是谁?“不知道。每次我们经过这座小岛,他都这样。”

    9、新歇后语:似曾相识燕归来--还是那个鸟样;占着茅坑不拉屎--不便久留;例假总来迟--老不正经;汉子都爱走南闯北--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10新八大傻:喝酒敬一圈儿;出差不拐弯儿;有病还上班儿;干活不跑官儿;表扬就撒欢儿;傻干不会颠儿;收礼列清单儿;小蜜留照片儿。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母猪到了交配时期,农夫用自家的小推车把母猪送到了“种猪站”。

    母猪交配后,农夫问“种猪站”站长如何才能知道母猪是否受孕了,站长对他说:“明天一大早儿你去看一下,如果母猪起来吃食,说明受孕失败了,如果母猪躺在圈里睡大觉,那受孕就成功了。

    第二天一大早,农夫挣开眼睛就问妻子:

    “你瞧猪了吗?”

    “瞧了。”

    “猪在圈里睡大觉吗?”

    “没有。”

    “光知道吃食的笨猪!”

    “它也没吃食。”

    “那它在干什么?”

    “不知怎么着,它跑到小推车上去了!”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乘客向站长诉说:我坐了五小时火车,一直都被背后的机器震得心烦意乱。
      站长:你何不与对面的乘客换座?
      对面座位空无一人,我和谁去换?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一老农牵牛去兽医站,看到卫生防疫站前挂着一个接种牌子。便要牵牛进去,站长问老农:你干啥的?!
    老农说:俺来给俺的牛配种。
    站长不耐烦地说:去,去,去。给牛配种,这不是俺的事?!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公路修到了山沟里,王老汉生平第一次走出了山沟,他买了一张票,想到大都市武汉去看看。
      火车走到半路一个小站,王老汉下车买烟,谁知刚点上烟,火车却开跑了,行李也带跑了,王老汉急得团团转,他找到了站长,站长安慰他说:老大爷别急,我打个电话到武汉站,让他们替你保管好行李,你坐下一班车去取吧。
      老汉说:火车跑这么快,电话能赶上吗?
      站长说:电话快得多了!
      老汉说:既然电话这样快,干脆我坐电话去得了!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1、裤子改上衣,提拔使用;男装改女装,交流使用;袜子改帽子,一步上到顶;背心改胸罩,虽然是平调,位置很重要。

    2、一妇女向车站站长投诉:火车经过的时候我们家床都震动了!站长不信,亲自躺上去试,正巧丈夫回来,站长连忙解释道:“信不信由你,我在床上等火车。”

    3、有个文盲拿着字典查"山"字,翻了半天找不到,他突然看到"妇"字,便说:怪不得找不到你呢,原来你抱个女的在睡觉!

    4、诸葛亮每出战必羽扇纶巾坐四轮小车,一日遇敌,亮忽然当先冲向敌阵,众军士随后,敌军溃败后众人赞曰:军师神勇!亮叹曰:坡陡,刹车失灵也!

    5、秘籍:对单身妹妹,要始终争取;对于漂亮妹妹,要锲而不舍;对有夫之妇,要从未放弃;对十六岁以上女孩,要注意发掘;对小于十六的,要有战略性眼光。

    6、蜗牛饿得不行了,敲老鼠的门:给点吃的吧。老鼠一脚把蜗牛踹飞了。过了一年,老鼠又听到敲门声,一看,只见那只蜗牛气乎乎地骂道:你丫刚才凭啥踢我!

    7、“荧光屏上整晚只有一堆篝火!”丈夫对妻子抱怨道。“你少喝点酒吧!”妻子说,“电视机昨天就送去修理了,你看到的是壁炉!

    8、荒岛的海滩上,一个满脸胡子的人蹦跳着向经过附近海域的一条邮轮拼命挥手。船上一个旅客问船长他是谁?“不知道。每次我们经过这座小岛,他都这样。”

    9、新歇后语:似曾相识燕归来--还是那个鸟样;占着茅坑不拉屎--不便久留;例假总来迟--老不正经;汉子都爱走南闯北--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10新八大傻:喝酒敬一圈儿;出差不拐弯儿;有病还上班儿;干活不跑官儿;表扬就撒欢儿;傻干不会颠儿;收礼列清单儿;小蜜留照片儿。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站长,你今天蛋还疼吗?

    七月十七日开始,逐渐有很多站长或是SEOer网站被K后蛋疼的与竞价医疗站在线客服的交流截图被贴到很多站长、SEO群内。如下图所示:

    个人站长网站被K导致蛋疼

    个人站长网站被K导致蛋疼

    上图是门老师见到的第一张站长因为百度上个月大规模K站后导致站长集体蛋疼而恶意发泄的内容。随后,门老师随意浏览了很多站长或是SEO群,大都发现有类型的内容。如下所示:

    站长蛋疼

     

    站长蛋疼

    蛋疼站长与竞价站客服交流截图

    蛋疼站长与竞价站客服交流截图

    是的,百度上个月24号开始,开始了新一轮的大规模K站行为。导致很多以网站为业的个人站长和SEOer损失惨重,于是便出现了这么一帮被百度K站后导致蛋疼的和闲的蛋疼的家伙开始了这无耻的行为。不可否认,百度的每一次K站,都导致很多站长或者SEOer郁闷。因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K我的网站?他们确实不明白。

    这一次百度K站的规模和力度都是空前的,于是受牵连者更多的情况下,很多个人站长联合起来发泄心中的不满,也无可厚非。但是,采用如此恶意点击百度竞价客户的行为,便是无耻的违法行为。这种个人素质的体现,便也间接体现某些网站被K的原因。

    站长蛋疼还在持续,郁闷的百度竞价客户,特别那是百度竞价的大客户医疗网站的客服们,也开始纠结到蛋疼了。他们自认为很无辜,而且本来就很无辜。于是,他们尝试着与各位蛋疼的站长们沟通,并为之提出解决之道。

    方医生为蛋疼站长提建议

    方医生为蛋疼站长提建议

    心怀不轨的百度竞价客户

    心怀不轨的百度竞价客户

    无奈的百度竞价客户

    无奈的百度竞价客户

    接受现实的百度竞价客户

    接受现实的百度竞价客户

    上面最后一张图可以看到,蛋疼的个人站长的这次行为,确实导致了百度竞价客户和百度官方利益的损失。损失额度门老师难以猜测,但是所造成的影响是很难估计的。特别是对于个人站长的名义影响。

    网站排名之所以不好,网站之所以被K,各位蛋疼的站长们,果然是你们以为的百度的错误么。不要指责百度是商业公司,不要嘲笑百度的技术不佳,也不要羡慕google所谓的公平。各位站长们需要明白的一个基本道理就是:各位既然生存于大陆,建设维护服务于大陆国人的中文网站,依靠的是国内垄断的搜索引擎百度,那么,就注定了你必须要遵守百度制定的一切规则。况且,百度毕竟没有明显的失误,反而是各位蛋疼的站长们,你们这样招摇放肆的违法行为,便是你们最大的错误。

    个别更加不堪的蛋疼站长

    个别更加不堪的蛋疼站长

    本来,门老师以为这次站长蛋疼症状的大范围爆发,是因为个别人传染的。哪成想,却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一次行为。从6.28k站到现在,互联网上骂声一片,最后导致站长组织点击医疗行业竞价来泄愤。如下图所示:

     意组织点击百度竞价客户截图

    恶意组织点击百度竞价客户截图

    正如我上面所说的,这次恶意攻击百度竞价客户的行为是无耻的。请问,各位蛋疼的站长,你们是否反思自己了呢。不要说大家公认的百度技术不到家,大家问,我正正经经做站,为什么被K?为什么那些采用黑链,那些作弊的网站,那些非法网站不被K?为什么?这里,门老师告诉大家:

    第一:百度是程序,不可面面俱到尽善尽美。(这不是官腔,这是事实,站长们必须正视)

    第二:你技术不够牛逼。为什么别人采用非法手段做非法网站可以拍卖第一,你却不能。甚至你做正规网站竟然也会被K,为什么。可有想过。

    借此文说一下我认识的国内个人站长和SEO圈的现状:

    门槛的降低导致愈加多的人加入站长或者SEO群。过多的人口基数也便导致了从业者鱼龙混杂素质残差不齐的现状,而跟重要的是导致了竞争的激烈。本来就是一块蛋糕,一个人撑死,两个人吃饱,三个人勉强能过活,再多了便呈现狼多肉少的悲剧状况。不要说现在的SEO的市场有多大,我是说的某一特定行业或者特定产品的竞争状况。

    于是,聪明的站长们开始了歪门邪道。然而,这不是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情况是每当发现某种作弊的行为有效或者发现某种暴力产品后,蜂拥而上的站长们很快就能把这种方法或者市场做烂!因为时不待人,于是个人站长们都像十年没有尝过男人滋味的怨妇,恨不得把所以一切都揽入怀中。却忘了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或者根本就不考虑其他——怕晚了自己便分不到一杯羹吧。其实,这说明国内很多个人站长根本没有自己的坚持的准则。过度盲从而不会思考。

    淡定!一点也不疼!

    淡定!一点也不疼!

    那么,现下的个人站长应该何去何从,门老师为大家提个建议:

    第一:增加个人操守修养,淡定个人得失。

    第二:探究网站用户需求,尽一切努力满足网站用户。

    第三:莫要跟风盲从,切实提升自己的SEO思维,提升SEO技术。

    淡定!一点也不疼!个人站长这次的感情用事,或许会换来百度的感情用事——采用更加严格的百度排名索引机制,报复本次恶意的个人站长行为。比较,百度李彦宏也是有感情的.. 

    本文转自门老师博客,原文地址:http://www.menlaoshi.com/hulianwang/51.html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SEO这个行当,卖身卖技卖青春,用期待与泪水,换取流量和排名。

    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做好了,鞠躬拜票谢客户,弄砸了,诚惶诚恐等被K。

    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

    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

     

    度娘。。。日啊度娘。。。。

    度娘存心不让站长兄弟活啊………………

    可怜的站长同胞……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母猪到了交配时期,农夫用自家的小推车把母猪送到了“种猪站”。
        母猪交配后,农夫问“种猪站”站长如何才能知道母猪是否受孕了,站长对他说:“明天一大早儿你去看一下,如果母猪起来吃食,说明受孕失败了,如果母猪躺在圈里睡大觉,那受孕就成功了。
        第二天一大早,农夫挣开眼睛就问妻子:
        “你瞧猪了吗?”
        “瞧了。”
        “猪在圈里睡大觉吗?”
        “没有。”
        “光知道吃食的笨猪!”
        “它也没吃食。”
        “那它在干什么?”
        “不知怎么着,它跑到小推车上去了!”

  • 我爱搞笑2013-10-17 22:34:42 查看全文

    军统特务:“感谢你一直在坚持战斗!”余则成像小学生般问:“在下实在恍惚,不知在跟谁战斗?”
      
    有些人啊,嘴里都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特务:“你说他肯定是死了?”
    陕西旅店老板:“哎呀,那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吴站长想要汉奸穆连城的古董:这样的文物应该由合适的人来收藏!
    吴站长说马奎:峨嵋峰,还他妈独照!
      
    吴站长说李涯:本来想露脸,谁知道把屁股给露出来了!
    -你能生个嘴小一点的丫头么?
    -我还想生个眼睛大点的儿子呢!
    余则成与吴站长和李涯在办公室打赌,赌100万(那个时候钞票已经不值钱了)这个响铃的电话是不是毛局长打来的,结果余输了,在吴站长接电话的同时,余默默的掏出两个100万,分别给了吴和李涯。三人在给钱和接钱时表情特别正经和严肃。这个情节笑喷。
    翠平:听说有种手枪是无声的对吧?
    余则成:嗯,有
    翠平:那有无声机关枪么?
    余则成:有无声手雷,你要吗?
    马奎追着余则成问你认识吕宗方吗,余则成钻到厕所里,仰头大喊等我跟重庆方面怀疑汇报了在回答你吧,那表情也特逗

    翠屏:“王翠平,你个二百五!!!!!!!!!!”

    过去吃个鸡蛋都不敢想,现在鸡窝里面藏金条。

    吴敬中:神奇的一跳,刚好跳到我神经上.有点牙疼!

    还用天天摇啊,那边的会计师是个光棍,受的了吗?
    天天摇让人觉得你本事大啊
    看来你很懂啊
    没见过配人,还没见过配牲口啊 

    余则成 大鸡蛋 我煮你

    站长对余说:初夜可比挖个菜窖还累呀。。

    若林:同样两根金条,你告诉我哪根高尚哪根龌龊?

    余对翠平说:你不就是打个冷枪,埋个地雷,送个鸡毛信什么的

    翠平在房间里不里余则成
    余在门外说:组织上说你什么事都要听我的!
    翠平大喊:我落红了,这破倒霉事也听你的? 

  • 我爱搞笑2014-04-18 23:18:49 查看全文

    公路修到了山沟里,王老汉生平第一次走出了山沟,他买了一张票,想到大都市武汉去看看。

    火车走到半路一个小站,王老汉下车买烟,谁知刚点上烟,火车却开跑了,行李也带跑了,王老汉急得团团转,他找到了站长,站长安慰他说:老大爷别急,我打个电话到武汉站,让他们替你保管好行李,你坐下一班车去取吧。

    老汉说:火车跑这么快,电话能赶上吗?

    站长说:电话快得多了!

    老汉说:既然电话这样快,干脆我坐电话去得了!

  • 我爱搞笑2014-04-18 23:19:27 查看全文

    一老农牵牛去兽医站,看到卫生防疫站前挂着一个接种牌子。便要牵牛进去,站长问老农:你干啥的?!

    老农说:俺来给俺的牛配种。

    站长不耐烦地说:去,去,去。给牛配种,这不是俺的事?!

  • 我爱搞笑2014-04-18 23:19:27 查看全文
    乘客向站长诉说:我坐了五小时火车,一直都被背后的机器震得心烦意乱。

    站长:你何不与对面的乘客换座?

    对面座位空无一人,我和谁去换?
  • 我爱搞笑2014-04-20 13:12:04 查看全文
        母猪到了交配时期,农夫用自家的小推车把母猪送到了“种猪站”。

        母猪交配后,农夫问“种猪站”站长如何才能知道母猪是否受孕了,站长对他说:“明天一大早儿你去看一下,如果母猪起来吃食,说明受孕失败了,如果母猪躺在圈里睡大觉,那受孕就成功了。

        第二天一大早,农夫挣开眼睛就问妻子:

        “你瞧猪了吗?”

        “瞧了。”

        “猪在圈里睡大觉吗?”

        “没有。”

        “光知道吃食的笨猪! ”

        “它也没吃食。”

        “那它在干什么?”

        “不知怎么着,它跑到小推车上去了! ”
  • 我爱搞笑2014-04-20 17:14:00 查看全文

        我从此便整天的呆在候车大厅里,专擦我的地板。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站长是一副凶脸孔,旅客也没有什么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每年冬天孔乙己去省城申请(考GMAT?签证?),来等车,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站着等车而穿西装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鼻梁上是瓶底一样厚的大眼镜,眼镜腿早已褪了色。穿的虽然是西装,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sorry,please什么的,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就从语文课本上鲁迅的《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文章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做孔乙己。孔乙己一到车站,所有等车的人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窗口说,“下午的369,要站票。”便排出六十大元。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着用公司的电脑上网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下载什么申请书信被捉住,被臭骂一顿。”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下载不能算偷---下载!-----出国人的事,能算偷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站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读过大学,工作后很不顺心,但申请出国终于没有成功过,又不会逢迎领导;于是愈混愈差,弄到将要下岗了。幸而打字很快,便替领导打打字,换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习惯,就是迷上互联网。坐不到几天,公司的电话费便呈指数上涨。如是几次,用他打字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尔偷偷上网。但他在公司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从不旷工;虽然间或睡眼朦胧来迟个把小时,但不出一天,定然要加班加点,做完自己的事才肯离去。

        孔乙己拿到车票,涨红的脸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读过大学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申请了这么多年,连一个offer都没有拿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He wing as tone of hope from the mountain of despair”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站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站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站长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学过英语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学过英语,-----我便考你一考。......是什么意思?”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扫我的地,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吧?---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单词应该记着。将来考G的时候会考到的。”我暗想我离考G的水平还很远呢,而且据我所知考G也不会考这么简单的单词;又好笑,又不耐烦,一边扫地一边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夹着车票,点头说,“对呀,对呀!-----它还有十四个意思相近的词,你都知道吗?”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只管扫地。孔乙己刚掏出圆珠笔,想在车票上列举,见我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春节前的半个月,站长正在慢慢的结帐,翻弄帐本,忽然说,“孔乙己今年还没去申请?上回的票他还没补呢。”我才觉得他的确今年还没有进城去寄申请材料。一个等车的旅客说道,“他想不出国都不行了!-----他被炒鱿鱼了。”站长说,“哦。”“他总仍旧是偷着上网,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到经理室去下载什么水母精华。总经理的电脑,动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臭骂一顿,后来是罚款,罚了两月的薪水,后来以不安心工作的罪名通报批评以儆效尤。”“后来呢?”“后来给炒掉了。”“炒掉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去了尼日利亚,拿博士去了。”众人哈哈大笑,站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帐。

        二九过后,寒风一天冷比一天,看看将近好多学校申请截止的日子;我整天烤着暖气,也需穿上羽绒服了。一天的下半天,还没有一个旅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买一张票。”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月台上依偎着窗口站着。他脸上黑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背上是一个塞得盖不上的旧书包,书包带上还栓了个掉漆的军水壶,一本没了皮的红宝书露出了半页的序,依稀还可辨认是新东方渔民红的那本,想是GRE成绩过了有效期,只好重考罢。见了我,又说道:“买一张票,到省城的。”站长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上次的票还没补呢!”孔乙己很颓唐地仰面答道:“这---下次一起补罢。这次是现钱,要卧铺。”站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着上网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辨,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不是偷,怎么会被炒的?”孔乙己低声说道,“辞,自己辞职的----”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站长,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旅客,便和站长都笑了。我制了票,递过去,放在窗口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三张大票,放在我手里,见他眼圈黑青,好象是长久的没有睡足过的样子。不一会,他点数完找回的零钱,便往肩上挎了挎书包,推了把眼镜,蹒跚着走向月台那边。

        自此以后,就没有孔乙己的消息,到了年关,站长和旅客们谈笑之余还不经意会提到他“公司现在的打字员只是个中专生,速度快得了不得,比孔乙己还快呢。”“孔乙己去年的票还没补呢。”站长说。到了中秋可就没有说,到了今年岁末再也没有人提他了。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这回孔乙己是在米国了吧。

  • 我爱搞笑2014-04-20 17:15:59 查看全文

    军统特务:“感谢你一直在坚持战斗!”余则成像小学生般问:“在下实在恍惚,不知在跟谁战斗?”
      
    有些人啊,嘴里都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特务:“你说他肯定是死了?”
    陕西旅店老板:“哎呀,那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吴站长想要汉奸穆连城的古董:这样的文物应该由合适的人来收藏!
    吴站长说马奎:峨嵋峰,还他妈独照!
      
    吴站长说李涯:本来想露脸,谁知道把屁股给露出来了!
    -你能生个嘴小一点的丫头么?
    -我还想生个眼睛大点的儿子呢!
    余则成与吴站长和李涯在办公室打赌,赌100万(那个时候钞票已经不值钱了)这个响铃的电话是不是毛局长打来的,结果余输了,在吴站长接电话的同时,余默默的掏出两个100万,分别给了吴和李涯。三人在给钱和接钱时表情特别正经和严肃。这个情节笑喷。
    翠平:听说有种手枪是无声的对吧?
    余则成:嗯,有
    翠平:那有无声机关枪么?
    余则成:有无声手雷,你要吗?
    马奎追着余则成问你认识吕宗方吗,余则成钻到厕所里,仰头大喊等我跟重庆方面怀疑汇报了在回答你吧,那表情也特逗


    翠屏:“王翠平,你个二百五!!!!!!!!!!”

    过去吃个鸡蛋都不敢想,现在鸡窝里面藏金条。

    吴敬中:神奇的一跳,刚好跳到我神经上.有点牙疼!

    还用天天摇啊,那边的会计师是个光棍,受的了吗?
    天天摇让人觉得你本事大啊
    看来你很懂啊
    没见过配人,还没见过配牲口啊 


    余则成 大鸡蛋 我煮你

    站长对余说:初夜可比挖个菜窖还累呀。。

    若林:同样两根金条,你告诉我哪根高尚哪根龌龊?

    余对翠平说:你不就是打个冷枪,埋个地雷,送个鸡毛信什么的

    翠平在房间里不里余则成
    余在门外说:组织上说你什么事都要听我的!
    翠平大喊:我落红了,这破倒霉事也听你的? 

  • 我爱搞笑2014-04-20 17:38:00 查看全文

    1、程序说:“电脑就是个Sb,啥都得我一步一步教它”

    2、上联:云计算、云存储、云杀毒、云邮件、云播放器——云里雾里;
    下联:谷歌云、微软云、苹果云、脸谱云、亚马逊云——不知所云;
    横批:神马都是浮云!

    3、“咚咚咚”,主人刚想问是谁,门外接着传来了一声“汇编”
    “咚咚咚”,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谁?”,“C”
    “咚咚咚”,“谁?”,“C++”
    “咚咚咚”,“谁?”,过了很久……“Java”
    “咚咚咚”,“谁?”,半天不见反应,主人把门一打开,原来是C#!

    4、有次站长群里闲聊,一群友说,“内容为王,外链为皇,内链为妃,关键词为相,代码为将,结构为城,更新为太子,度娘垂帘听政。”
    我琢磨了半天,那站长是什么?站长必须是一位能同时接触到王、皇、妃、相、将、太子、城,还要应付垂帘听政的人物。
    经过潜心研究,最后终于得出了结论:站长是太监。

    5、十年生死两茫茫,度娘兴,谷歌亡。三六零出,卡巴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推特死,脸书墙。
    人人开心忽还乡,麻花藤,山寨王。
    淘宝亲,高朋新,街旁跟着拼。
    论坛靠色狼,百合帮上床。
    导航网,已无常,全靠微博忙,纸媒泪千行。